教育故事第七十一篇,听豆宝权老师讲《新疆支教情》! www.ka7a.com_说说网

教育故事第七十一篇,听豆宝权老师讲《新疆支教情》!

发布时间:2020-11-2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教育故事第七十一篇,听豆宝权老师讲《新疆支教情》!

第七十一篇:《新疆支教情》

豆宝权,1985年参加工作,至今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中学任教, 大学本科学历,高级教师。曾获北京市紫禁杯优秀班主任等多项荣誉。

“老师!您是从北京来的吗?”“老师!您叫什么名字?”“老师,北京好不好玩?”2014年8月至2015年7月,我带着教学任务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47团中学”支教刚下车,那里的孩子们便一拥而上,团团把我围住,那个场景,至今每每想起,仍让我心潮澎湃,记忆犹新!

我所担任的是初二年级两个维族班和小学六年级一个维族班的数学教学工作,并兼任47团中学副校长一职。去之前,我也查找过很多关于“47团中学”的相关工作,如何让孩子们喜欢我?如何让孩子们数学成绩提高?我是否能教好?这些都是我一直担心的问题。

在这里支教,要过语言关、名字关、成绩关。讲课时,我将平时讲话的语速尽量放慢、再放慢,保证让每个孩子都能听懂我在说什么。通过一周的小学六年级维族班教学工作,我自认为开展得很顺利,就提议:利用周五的时间进行一次周测。等成绩下来,我傻眼了,班里数学最高分42分,平均分为17.8分,我的课代表阿拉伯提的数学成绩也并不理想。周一中午,我打好两份午饭,找到我的课代表,对他说:“伯提,中午跟老师一起吃好不好!”话音未落,他不好意思地转身跑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我的课,我拿着试卷走进班里,孩子们低着头。有一个坐在前排梳着俩小辫的女孩用手抹着眼睛,我走了过去,轻声地问:“怎么了,萨日提?”女孩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一边还说:“豆老师,下次我一定能考好!”她把我给逗笑了,孩子们看见我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孩子们,你们最喜欢什么?”我的课代表第一个举手,他笑着说:“我最喜欢旅游,我想去北京看看,平时都是从电视上看,我想亲眼看看。”这时周围的同学都捂着嘴笑了。我叫起刚刚哭过的萨日提:“丫头,你最喜欢什么?”萨日提露出洁白的牙齿说:“我最喜欢唱歌、跳舞。”我接着说:“萨日提,你想不想跳舞跳到北京去,北京有一个大学叫‘北京舞蹈学院’,想不想?”话音刚落,班里的男生和女生都把手举得高高的,争着说:“我想!我想!我也喜欢唱歌、跳舞!”我说:“老师今天给你们带来几个大朋友!李咏主持‘非常6+1’,还上过春节晚会,他就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1991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尼格买提是维吾尔族,2002年以全疆民考汉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国传媒大学,主持过央视《开心辞典》。你们年龄小,对李咏和尼格买提不熟悉,那你们一定知道迪丽热巴吧?她也是维吾尔族,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

孩子们听我说完,越说越兴奋,满脸的开心,我接着说:“我们想一想,他们是因为喜欢才变优秀?还是因为靠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才变得更好、更优秀的呀?”这时孩子们的脸上瞬间没了笑容。我说:“其实,他们像你们这般大的时候,也想去北京看看,也想跳舞跳到北京,就这样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坚强的毅力,让更多人认识了他们,他们都是从新疆走出去的学子!”

随后,我给孩子们看了我在天安门现场录制的“升国旗”视频,还有琉璃河中学同学们的祝福寄语照片、视频等。印象最深的是:孩子们当看到我录制的“升国旗”视频时,立即肃立站好,行少先队员队礼,激动地随视频唱起《国歌》。下课铃在国歌声中响起,这节课虽然没有纠正错题,没有批评和指责,更没有要求他们下一次考试要考多少分数,但我们畅所欲言,欢声笑语,谈理想、谈梦想,短短的45分钟对我们来说显得更加珍贵。

新疆支教行,让我结下了一生的教育情,这些经历是难得的,也是精神上的巨大财富,和新疆孩子们在一起追梦的日子必将鞭策我永远前行!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